在馬桶上準備起身的時候猛然打了一個噴嚏。
啵。
她聽到果凍從脊椎間流出來的聲音。
那麼隱晦,彷彿花苞的迸放,好事者似笑非笑的呼吸。
鄰近的土地公廟酬神的歌舞震天價響,但她確確實實聽到了那一聲啵。
雖則這一聲啵並沒有改變什麼,至少跨上機車的時候,她心裡還沒有任何動搖。
(不過是脊椎有些微蟲噬咬般的痠痛。)
按表操課,去上了瑜伽。一如往常,在露特西亞點了一杯燙一點的大熱拿。唯一不一樣的是,她在咖啡店的對街停下來,採買了粵式豬肚鍋,大學時代的學弟妹傍晚要來作客。
還好,也就是上瑜伽課的時候,柔軟度變差了,扭轉會痛。也就是停了摩托車,要把中架立起來的時候,力不從心,得找路人甲幫忙。
其他都還好。
(小蟲又咬得深了一點。)
歡歡喜喜地和學弟妹吃了一頓晚餐,曲終人散後,忽然間就垮了。
站不直。
彷彿疊疊樂唯一支撐著的那一塊積木被笨拙的小手移開,哐啷散了一地。
如今不是蟲,是被一隻發狂的鱷魚死咬著。
家有幼子,先生出差,晚上九點月色妖媚如波。
她沒入波中,發不出求救的聲音,也不知道該向誰求救。
想起來有一位預約要排到三個月後的物理治療師,掙扎著撥打了電話。希望渺微。
治療師仁心仁術,今日病人已排到晚上十點半,卻願意為因痛楚而滅頂的她加班看診。
接下來發生在身體上的改變,是連她自己都料想不到的荒腔走板。
文章標籤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ay 2
複習昨日Lesson1: 落葉飄。
Lesson2:眼睛看山頭,倒著下滑落葉飄。
(倒著滑這對ski來說是高手才有辦法,SB竟是基礎第二課。)

Lesson3:C型轉彎。從面向山頭,一個C,轉向面對山腳。
Lesson4:S型轉彎。S=C+C。

 

我倒滑過關,C型S型偶爾成功,大多數都是摔得慘不忍睹,不認識自己的屁股,可卻十分滿意今日的進度,因為本人終於克服了穿雪板下纜車的恐懼。

話說滑Ski時雙腳靠著椅子,下䌫車時只要微微彎膝,車子便會輕輕的把你向前推出去,不需要任何技巧。
Snowboard就不是了。快到時,先要把左邊屁股探出椅面,讓板子跟椅面垂直,一著地,沒有套雪板的右腳要用力靠著右邊的固定器,手扶椅面,目視前方,滑出去,此時右腳腳跟往後摩擦地面煞車。

好難。

 

『如果下纜車不小心跌倒了,一定不能抬頭喔,不然纜車會把頭打飛。』教練妹妹真的很調皮愛開玩笑,搞的歐巴桑下車時心驚膽顫。

剛開始我的焦慮都不是來自滑雪本身,而是一想到要下纜車就頭皮發麻。 

後來拜託慈慈陪我坐一次,領略了下車的秘訣,這一個心魔算是消除了。

 

C型S型算什麼!沒關係,我們還有一天可以練。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記錄一下本人臀肌與雪地肉博三天的辛酸史。

2018苗場Snowboard團體課

Day1
本班9名大人,四個爸爸四個媽媽一個高中男生,全部初心者零經驗。(都來自台灣,因為大家都是報名滑雪中毒旅行社。)
教練慈慈是一名年輕可愛的台灣女生,課程開始前她問大家這一次來滑SB希望到達的目標,除了我以外的三個媽媽都回答:不要摔很慘就好,會被小孩笑。(小孩們在另一組,就在我們旁邊練習。)

只有我不怕死,瞇著眼指著前面的山頭:希望能從上面順利地滑下來。

 

慈慈對著仗著屁股肉多有本錢摔的歐巴桑說,很有機會啊我們下午就會搭纜車上去了,保證達成妳的目標喔,柔柔。

 

但畢竟人太多。九人一輪指導完畢要花20-30分鐘。所以名義上二小時的課,實際上練習的時間大概只有20分鐘,其他時候都杵在那裡。等。

兩個小時過去,我連在練習場挑戰穿單腳下坡都摔,即使沒摔也是重心不穩一路鬼哭神嚎晃下坡。
滿腔信心都晃掉了。(這樣搭纜車上去兩腳都穿鞋,豈不是更慘?)

 

就在我玩物喪志(亂用成語),失意到極點的時候。早我們一天來滑的隊友Grace Cheng若淳傳簡訊問我們還好嗎?

『我好想放棄。』

心裡OS一百次:幹嘛跟著小孩學新把戲,明明Ski滑得好好的,要是現在是滑ski,老娘我早就咻咻咻咻,東橫西走,雪地任我行了。好,誇張了,但至少不會摔。
若淳鼓勵我:坐纜車上去就會好多了,加油!

怎麼會有這種事呢?實際上山比在練習場還容易?
雖然半信半疑,前輩的話還是給了我一劑強心針。


中午草草吃了一碗咖哩飯。(食堂裡賣的不是咖哩飯就是豬排咖喱飯,不是豬排咖喱飯就是豬排飯。兩天後,連我們家酷愛咖哩的阿飛都說:我可以不要再吃咖哩飯了嗎?)

 

下午搭纜車上山了。
不知道為什麼一到山頂便有股莫名的興奮油然而生。當其他三個媽媽嚇得花容失色的時候,我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只是仍然要等教練來指導,而在山上得坐著等(坡太陡,穿著雪板站不久),等得頭髮都白了。這不誇張。一度雪很大,雪地坐上半小時,雪滿面,鬢如霜。

我搓著手取暖。『好冷,好想滑下山。』教練妹妹聽到馬上回應:『我也想讓你們滑下去啊。』
姊心裡忍不住OOXX了。啊連怎麼爬起來都不教我們,是要怎麼下去啊。
是的,一行人坐到手腳僵硬如屍,還是只能坐著,因為大家不會穿著雪板站起來。
教練是怕我們會站起來之後各自成雪球隊形滾下山,所以一開始不敢教。

待她看我上手落葉飄,教會我爬起來的訣竅,啊,終於嚐到滑雪板的樂趣啦。於是本人從早上的肢障班,馬上跳級到進階班。後來幾次下了纜車,教練會讓已經可以下坡不摔的學員先滑,需要一步一腳印帶領的殿後。

 

她在人群中找我:『柔柔妳到前面來,妳滑第一,到前面那棵樹等大家。甜不辣第二,handsome boy第三…..。』這個肯定對從小體育成績爛到大的肉雞來說,簡直是比什麼動聽的話都要令人陶醉。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寒假開始,臉書上天天被日本旅遊滑雪的文章洗版。尤其在別人文中看到北海道Tomamu 熟悉的雪道和那兩座雙子星大樓,便有一種「回首鄉關歸路難」之惆悵。(淚)

啊啊啊,北海道之難,難於上青天,沒機位呀沒機位。
聽說今年二月要到北海道,去年四月就要訂好機位了。(今年四月預備備)

還好我們神一般的隊友若淳安排了一套有滑雪又有瞎拼的行程,小孩大人都歡喜。
雪,我來了!

我們前面參加日本滑雪中毒旅行社的套裝:香草航空加苗場王子飯店加滑雪,之後自己加碼滑雪天數和東京殺紅眼。(神隊友早我們一天先飛先滑雪)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14 Sun 2018 17:46
  • Love

參加完喜宴,從基隆回台北的計程車上,我接了一通電話,打了一通電話。

第一通對方問我:『車牌號碼是什麼?』
『我問一下。』抬頭對司機大哥說,不好意思很晚了,我爸擔心我一個人搭車,請問你的車牌號碼是什麼?

司機先生很nice:『爸爸擔心女兒是應該的,我的車牌是TBDXXXX。』我復述之後,聽到電話另一頭,爸和媽兩個人搶著記,TBD說不清楚。

我說:爸,司機先生說我可以拍椅背後面那張照片,我再寄到你的line.

『好,妳寄給我。請司機開慢一點。』
『好。』

『要繫安全帶。』
『好。』

『到家打給我們。』
『好。』

這是爸爸對女兒的愛。

然後我打了一通電話。
『我上車囉。』
我問對方:『他們在幹麻?』

『功課都寫完了,在玩一下。』

『下星期要期末考耶,功課寫完要複習考試,怎麼還有時間玩!現在都幾點了,叫他們立刻給我洗澡刷牙睡覺,我到家的時候要通通上床躺平,不然他們就完蛋了。』

這是媽媽對兒子的愛。

回到家,看到兩個流金起司餅皮的大比薩盒,和桌上的電玩搖桿。

這是爸爸對兒子的愛。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5 Thu 2017 23:43
  • 倒立

連續兩週搶不到J的課,鼠肚雞腸的『北區果乾一姐』(謝謝年子給的封號,太威了)決定利用本來應該上J課的時間說他的壞話。
 
J的課總是讓我又愛又恨。
愛的部分請用以下盛況來想像: 九點鐘開放下週課程線上預約,8:58就要stand by,不停按網頁更新,稍一分神,9:01回來已經排到候補第十名。想像槍聲一鳴,數十名歐巴桑朝著J衝過去喊著:『我要上我要上』,肉雞腳下一個遲疑已經被人群踩踏在地上。周杰倫的演唱會也不過如此,但是本人只不過是想上一堂瑜伽課而已,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丟瑜珈磚)
 
怨念這麼重聽起來好像不是愛的宣言,比較像是恨的理由,恩.......
只能說其他人的愛比起我的更深更濃,我由愛生恨起來了,但其實原因不只這一個。
 
有一陣子我不太敢上J的課,就算從眾多狂奔的的歐巴桑頭頂草上飛,拿到頭香,開心得跳起來,下一秒鐘就遲疑了,然後關上電腦心想我還有一個禮拜的考慮時間。
文章標籤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鋼琴老師告訴飛飛音節中的三個音,手指的力道依序是重-輕-輕。下課後老師檢驗他記得多少,小子回答:『彈的時候要硬-軟-軟』。
老師說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跟你討論軟硬的問題喔。
 
這些詞彙從他歪果人的腦袋輸入之後,再輸出就大變身了。他自動將他們中翻英英翻中,然而中已不是原來的中。
 
奇怪的是在家裡我們彼此幾乎不說英文,而且他媽媽的話是字正腔圓的中文,罵小孩時還會夾雜成串的成語。究竟為什麼小子是用英文的邏輯在理解這個世界呢?
 
阿母從極力想扭轉劣勢到認了接受命運的安排,但不管是不是擲到命運這張牌,全班同學都要前進到『當詩人一天』,寫詩。
 
是的,那一週小日記的題目是新詩創作。來了,從書包裡輕輕的爬出來了。
題目是:(五年級)國語第八課古今西湖詩選以西湖為題,描寫景點的特色。請試著以聖誕節或新年去過的景點,如『淡水河』、『阿里山』、『高雄港』等,或任何你去過的地方為題,進行新詩創作。句數10-20句,內容分三段(描寫不同景物)。請用類疊、譬喻、映襯、誇飾等修辭法。  
 
不只他呆若木雞,阿母看看題目再看看木雞,也是頭頂長瘡腳底生寒。
詩是以最精練的語言,表達最抽象奔放的想像力,訴說最豐富內斂的情感意涵。
一個連中文都說不好的人,如何叫他以中文創作詩?
 
阿母很想乾脆拿三個箱子,叫他一個塞滿名詞,一個塞滿動詞,一個塞滿形容詞,抽抽樂,排列組合。
 
也許會得到 『踩踏著攝人心魄的星光  舔一口冰涼的月色』 『後製你的雙眼 列印出窸窸窣窣的淡水河  』這樣歪打正著的句子。亦或是得到『大出一坨你被開除了的川普』『一絲不掛的地球渴死在水邊』這樣理直氣壯的句子。
但阿母終究沒敢玩這麼大,先呼吸一百下,試著用引導的方式,看能不能孵出點東西來。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__12681331-1.jpg

每個主婦的心中都有一個不良少女,偶爾出走透氣。
不良少女不會煮飯洗衣,不想接送小孩,不用整理家務,不必簽聯絡簿。
 
 
喉嚨發出的聲音不是愛的箴言:『快點起床要遲到了飯不要含在嘴裡手不要往身上擦不要發呆到底要洗多久頭髮洗乾淨沒功課快點寫現在不要聊天什麼又沒帶回來粗心錯這麼多拿出來給我簽沒刷乾淨再刷一次你們不要再吵了幾點了上床睡覺』。
 
而是囂張的粗口:『我就是殺殺殺殺殺唯舞獨尊的A咖你就是 XXXXX 沒在怕膽子好大我我愛夏天因為他們穿的養眼喇舌喇舌喇舌want love喇舌喇舌喇舌 yeah衝啥大衝啥小衝啥都有人唱反調恨的多愛的少只想越跳越瘋越跳越高把地球甩掉我不管你是誰的誰是你的我是我的讓心跳動次動次動次動次感覺活著完全都沒有極限我已經High了三天三夜我現在的心情就在出軌的邊緣 oh yeah』。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02 Sun 2016 03:25
  • 剪髮

IMG_9435.jpg

二十多年來,過肩長髮對我來說就像是左眼在左邊而右眼在右邊一樣天經地義。

前兩天忽然間就膩了,想要改變。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五年級飛飛開學的第一篇日記題目是:『開學最期待的事』。
『我開學最期待的事是成績進步。……(後面省略兩百字他希望國語數學古詩可以更好的願望。)』
 
我試著解釋期許和期待的不同。
『兒子,成績進步應該是對自己的期許,那是要付出努力的。但是期待是滿心歡喜迎接預期會發生的好事。例如說,認識更多新同學,下課和同學打籃球啊這些事。』
但不管阿母說的口乾舌燥,微火轉中大火,小子依然十分堅持:『成績進步就是我最期待的事。』
 
阿母認為他就算寫最期待的事是每天中午吃便當,和老朋友聊麥塊,上課發呆做白日夢,都好過這種飄著酸腐味的八股文。
但金牛男孩堅定如山的意志難以撼動。
『好吧。』我嘆了一口氣妥協。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18 Sun 2016 23:25
  • B18

我的人生中有幾個這樣的朋友---不管相隔幾年在怎樣的空間下見面,總是可以葷素不忌的鬼扯蛋,從罩杯扯到骨折,外師聊到外遇,美顏自拍講到代理孕母。
 
妳在她們面前可以無知,不需要假掰氣候暖化科技新知育兒常識,可以嘴賤,不需要擔心形象破壞招待不周惹人討厭。
妳們相識多年清楚彼此的傷口和界線,因此即使談話像跳一曲輕快華麗的探戈也不會踩到對方的腳尖。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atch_IMG_2923.jpg  

『妳們早上送完小孩就來。』我對太太們說。

『我會煮核桃米漿,揉麵團蒸饅頭口袋麵包,煮咖啡,榨冰鎮檸檬汁,洗愛玉子做愛玉,做花生醬,炒辣椒醬。』

太太們覺得我若不是在練肖話,就是在變魔術。

文章標籤

bet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